達州站列車時刻表 |達州最新航空時刻表|達城最新公交線路運行圖|達州日報社各平臺廣告價格|達州天氣預報 設為主頁|加入收藏
主辦:達州日報社 地址:達州市通川區通川中路118號
熱線電話:0818-2379260 客服QQ:159847861 新聞QQ:823384601
新聞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達州日報網通訊員群:243997895
  當前位置:首頁>> 美文 >> 

父親

更新:2019-10-11 17:35:30       來源: 達州日報 

分享到:
手機讀報看新聞,下載掌上達州
作者:    編輯:龐嵐月

□朱曉梅

公交車到站了,一位七八十歲的老大爺起身準備下車,拎著一提卷筒紙。大爺傴僂著腰慢慢走著,那提紙顯得又重又長,尾部拖在車廂里,在地上劃過清晰的印痕。看著老大爺步履蹣跚的樣子,不由得想起了父親。

父親這樣大的年紀,也是經常一個人出去買東西。我總是對他說,重東西讓我們來買吧。他呵呵一笑:“我走得動。”有一次他獨自去超市買米,摔倒在電梯上,保安把他送回來時,我發了好大的火,父親一句話也沒有分辯,囁嚅著站在那里,像個小孩子。父親就像小時做錯事的我,一言不發聽我訓斥。后來我才知道,父親患痛風已經很久了。之后,父親依然我行我素,每個超市都去比較價格,為了省一兩毛錢,常常跑老遠。

父親一生節約,想讓他多掏一兩毛錢是不可能的事。記得小時候糧食要靠計劃供應,父親常打趣:“我們工作的同志,一個月28斤糧,你們小孩子,一個月有32斤。我們還比不上你們哦!”印象中,父親說這話時,總是捧著一個小搪瓷盆子,吃完一盆飯,卻總是意猶未盡的樣子。一到假期,為了掙齊我們幾個孩子的學費,他常到工地去做土工,我們給他送飯的時候,總見他在烈日下曬著。人們都說,這哪像一個老師,純粹的農民啊。父親笑著:“我本來就是一個農民。”是的,你看不出來他是一個老師,他穿著黃膠鞋,挽著褲腿,推著永久牌加重自行車,在泥濘小路上急匆匆趕著。記得他穿得一件棉衣,是母親手工做的,深藍色的花,足足穿了十多年才換下。所以,跟經歷了那個饑餓年代的所有人一樣,你要叫他多花一兩毛錢,純粹是要了他的命。

父親工資不高,要精打細算才行。每個月發了工資,他總是給外婆、爺爺送一份錢去。說他們苦了一輩子,又不能長期在身邊照顧他們,一點錢僅能略表心意。剩下的錢,除了安排生活,也就所剩無幾了。記得每個月發了工資,父親眉宇間洋溢著喜氣,抱了我坐在他腿上,掏出幾張十元的叫我數,數來數去就那么幾張,而我卻樂此不疲。數完了,父親總要拿出那么一毛幾分的零票子給我,叫我好好存著。

他常說:“等小梅讀書就好了。”我讀書了,他又說:“等上初中就好了。”等上初中了,他又說:“等上高中就好了。”在一年一年的期盼中,我這最小的孩子讀高中了,上大學了,工作了,終于成人了。記得結婚那天,在臺上,父親沒有發言,看著我,眼睛里浸著眼淚,幾乎要哭出來。興奮的我當時很是不解,這樣高興的日子,用得著哭嗎?多年以后,我有了孩子,再去參加同事孩子的婚禮,看到他們將女兒的手交到另外一個男人的手里,突然想哭。想起父親那滿眼的淚水,很后悔未經世事的我當時沒能給父親一個擁抱,沒能告訴他,我不會走遠的,我們同在一個城市,我可以與他們同住。

而父親死活不愿意與我同住。他用辛苦了大半輩子的錢資助我買了房子,從來沒來住過一晚。他總說:“我走得動。等我走不動了,我也不麻煩你們。”所以,依然每天逛超市,大包小包地買東西,一到周末,就打電話讓我們去吃飯。飯桌上照例是大雞大魚,他因為痛風不能吃,只能吃些青菜。可是他看著我們吃,笑著,吃完了飯我們要洗碗,他推開我們,讓我們陪母親說說話,自己慢慢地去收拾,常常要收拾許久才好。而我們沒來得及與他擺談,又要回家了。

父親很關心國事,領導換屆、釣魚島他都如數家珍。常常對我說:“你們單位看過的報紙拿回來給我看吧。”我嫌麻煩,懶得拿。他說了好多次,說看完了還可以練字。我口里答應著,卻常忘記。他就自己去街上接報紙樣的小廣告,在那上面練字。父親毛筆字寫得好,那些年沒有裝潢店的時候,縣委大門的春節對聯有時都是他寫。他常教育我要好好練字,說字如其人,我也總是答應著,一轉過頭就丟掉了。

總想著哪一天有了錢,有了時間,帶父親去外地旅游一次。卻總是沒有余錢,沒有時間。他又說,小孩子放在他那里去住吧,他有時間,老年人瞌睡少,早上起床準時,不像我們一天總忙。于是,小孩子他就照顧著。那天,我去看他,他正在看新聞聯播,看見我來了,忙說:“你來了,快坐!想吃什么,有蘋果、桔子,自己拿。我去里屋看電視,你在外面看吧。”我看著父親蹣跚走進里屋,看著他滿頭的白發,突然覺得:父親老了。

而那一晚,竟是我同父親說話的最后一晚。第二天,他突發腦溢血住進了醫院,由于出血量大,搶救了很多天后,醫生宣告放棄醫治。我眼里噙著淚,拉著姐姐的手,說:“我們以后就沒有爸爸了,再也沒有爸爸了。”再沒有人像父親那樣抱著我了,再沒有人像他那樣呵護著我了。總想著等有時間了好好回報父母,可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。

“老年人快些嘛,叫年輕人買這些東西嘛。”售票員不耐煩地呵斥著我面前的老大爺,我忙起身,幫著老大爺拎著紙下了車。想著,父親買東西的時候,是不是也遇到過這樣的訓斥呢,是不是也有人幫他拎呢?

老大爺忙不迭聲地說著謝謝,我滿眼淚水,卻哽咽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 | 達州日報社黨風廉政建設 舉報電話:0818-2380088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地址:達州市通川中路118號達州日報社412室
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四川省互聯網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 舉報電話:0818-2379260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51120190013 蜀ICP備13024881號-1 川公網安備 51170202000151號
達州日報社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
北京pk10牛牛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