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州站列車時刻表 |達州最新航空時刻表|達城最新公交線路運行圖|達州日報社各平臺廣告價格|達州天氣預報 設為主頁|加入收藏
主辦:達州日報社 地址:達州市通川區通川中路118號
熱線電話:0818-2379260 客服QQ:159847861 新聞QQ:823384601
新聞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達州日報網通訊員群:243997895
  當前位置:首頁>> 美文 >> 

瞬間的美

更新:2019-10-11 17:35:04       來源: 達州日報 

分享到:
手機讀報看新聞,下載掌上達州
作者:    編輯:龐嵐月

□若荷

盛夏的七月,無處不在的熱浪好似流火,人在室內,如同罩進一個悶熱的蒸籠,走向室外,又被熱辣辣的太陽烤炙著,非樹蔭下無處藏躲。不知生長在室外的花們,是怎樣度過一個個酷夏的,何況它們還那么嬌弱。前些天,有位朋友發來一個鏈接,那是他自己做的美篇。點擊這個鏈接的時候,我的目光還是慵懶的,眼角是午后醒來的微倦,當頁面打開,十余幅照片從含羞待放的花苞,到花朵逐漸舒展,整個過程在鏡頭下逐一定格,逐一展現時,我頓時眼前一亮,不禁驚呼,呀,韋陀花!

韋陀花,其實就是曇花。在我的印象里,那是一場美麗的遇見,是竭盡氣力也要一展花容的生命的勃發,所以,它潔白的花朵,才在真實的記錄下熠熠生輝。當攝像機的快門按下去的剎那,它也恰好花蕾初綻。等快門聲了,它已將整朵花托于世人面前,給世界一次難得的機緣。傳說中的韋陀花,就是以這樣的姿態,以不可侵犯的圣潔,開放給心目中的愛人看的。它應該知道,人們眸子里露出怎樣的驚訝,知道每一句話都是對它的贊美,每一道目光都是給它的安慰,當攝像機對準它的那一刻,無論是巧合,還是蓄意的等待,都與它命運同在。

這不是一般的花,而是世界上僅此一種可以瞬間開放、瞬間重又閉合的花。說它瞬間,其實也有一段漫長的過程,這個過程便是在沒有開放之前的等待。盛夏的早上,汲水而溉,竟然發現寬大的葉片上生長出幾個小小的花苞,這給種植者帶來全新的期待。就這么每天反復查看著這幾枚花蕾,看它們一點點飽滿,越來越像一種含苞待放的情態,露出黃白。終于,到了剎那開放的時刻,于是擺凳,洗杯,泡茶,邀約親人、至交,前來看花。夜空中恰好一輪皎潔的月亮,于是把月下當作仙境,把小院當作賞花的觀臺。在褒獎與感嘆中,曇花閉合,茶味淡了,而賞花的人,卻意猶未盡。

曇花,一般在夏天夜晚八九點鐘的時候開放。古人有詩云:“一莖數蕊盡叢生,粉暈檀心畫不成。靜態雪花堪比潔,幽香蓮葉與同清。”大意是曇花一根莖上生長著數朵花蕊,靜態的樣子跟雪花一樣潔白,香氣和蓮葉一樣清新,是無法用畫描繪出來的。把一株花養育到開花極不容易,它需要精心的照管,施肥、澆水,注意干濕、溫度,等等。我有一個朋友,她種的一棵蘭花養了十年才開出花來,于是以“十年”命名為之紀念,養育蘭花尚且如此不易,更何況花開短暫的曇花呢。當一株曇花在你面前幽幽綻放的時候,你怎么也不愿相信,它并不是專為你開,而是自然現象,你總是默默地認為,它是因你的期許才開放于人間,就像下凡而來的花神,心有靈犀,讓你有所念想和準備。

曇花屬于仙人掌目仙人掌科,葉多肉而寬厚,但沒有仙人掌的刺。它沒有花苞,不開花的時候,有人常將它與令箭荷花混淆。我所居住的院里,很多人喜歡養花,幾乎家家都栽種一些,但幾乎都有所重復,什么長壽花、君子蘭,許是因為花名好聽的緣故,綠葉花卉也多有類似。它們春天被搬到樓下院中,深秋再搬回樓上室內,已然形成規律。有年夏天,有戶人家把一盆曇花搬下了樓,葉片數支,高約兩尺,四散著,用幾根竹簽插進土里撐在下面,使它不致倒伏。盡管這樣,看去葉片還是沉沉的,大有把竹簽壓歪壓倒的感覺。

據說這花,是主人去上海看女兒時,女兒的鄰居贈送的。當時只一片無根的葉子,她揣進包里帶回來,經過幾年精心的養育,才長成這么大的一棵。因為不識此花,還曾讓我們鑒別,有人說是曇花,有人說不像。花搬出來的時候,是在三四月間,春光明媚,陽光送暖,兩個月后生出花箭,主人大喜,以為終于能夠看花,沒辜負精心培植的心血。一天早上,我們一塊下樓,看那花時才發現花已枯萎,花瓣無力地垂在葉上,就像帶了一場歡喜過后的憂傷,大家甚為遺憾。花的主人沉默良久,或許,養了數年,她更想看到花開的模樣,無奈曇花一現,一不留神,已然錯過。

我認識曇花,但我忘記曇花開放在夜晚,結果也是錯過了花期。對于曇花,我有過多次觀賞的經歷,大咋小呼的,歡欣跳躍的,都有。寧愿不睡,等待半夜也要看曇花盛開的場景,歷歷在目。喜歡種花的是我的父親,曇花、倒掛金鐘、茉莉,在我家院子里應有盡有,四季花開不同。父親喜歡種花,他退休后將大把的時間用來花卉養植,他能將一盆胭紅的令箭荷花養到半人多高,寶劍一般厚重的葉子被他用鐵絲、繩索、木棍架起,花開的時候層層疊疊,如同寶塔,很是壯觀。

曇花開放的夜晚,父親肯定不會睡去,他坐著一把搖椅,在布滿星光的夜色里等候,一旦曇花開放,馬上叫我們起床看花。花擺放在室外,用一把手電筒照著,微弱的光柱下,更增添了些神秘的色彩。曇花從漸漸開放,到慢慢枯萎,整個過程僅四個小時,人們用“曇花一現”來比喻美好事物的難以持久,再恰當不過。十幾年的曇花種養史,也叫我們習慣了享受曇花一現的精彩,忽略了它拼盡全力的一博,有時也讓它在我們睡夢正酣的時候寂寥地閉合,現在想想非常可惜。美,又美得僅此一瞬,不可復得,辜負了賦予世間的這份難得的美。生活中有許多瞬間的美,比如一滴露珠的晶瑩,一枚葉片的顫動,細體味時,美得令人感動。就如曇花留給我們的花語:“剎那間的美麗,一瞬間的永恒。”

傳說,曇花原是上天的一位花神,她每天都開放著,天真爛漫,無拘無束,從沒有凋謝過。只因愛上了為她澆水除草的年輕人,違反了天規,被玉帝貶為每年只能開一瞬間的花,以此作為懲罰,并把那個年輕人送到靈鷲山上出家,賜名韋陀。遭遇愛情挫折的人,最知道自己怎樣修行,耿耿秋燈下,總能化解心底的相思。多年之后,韋陀潛心習佛,漸有所成,果然忘記前塵,把曾經相愛的花神忘了,而花神卻怎么也忘不了那個曾經對她關懷備至的人。

韋陀自此虔誠向佛,曇花卻對他念念不忘。她知道,兩人唯一見面的機會,就是韋陀每年下山為佛祖采集朝露煎茶。曇花掐指算好時間,在韋陀下山的路上等待,看他遠遠地走來,就把聚集了一年的精氣綻放于那一瞬間。她希望韋陀能夠在她開放的時候看她一眼,但每一次韋陀都擦身而過,他不知道哪朵花是專門為他開放的花神。因為韋陀每次下山都在黃昏,采完朝露就匆匆趕回,曇花就把開花的時間選擇在了夜深人靜的夜晚。可千百年過去了,韋陀一年年下山采集朝露,曇花一年年綻放,韋陀卻始終沒有記起她。因了曇花執著的愛,世人又把它叫作“韋陀花”。至今天,曇花仍然在月下默默地開著,在寧靜的夜晚,年復一年。它守護著人們對愛堅貞不渝的信念,以短暫的綻放,詮釋出即便只有剎那的美麗,也是永恒的理想境界。
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 | 達州日報社黨風廉政建設 舉報電話:0818-2380088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地址:達州市通川中路118號達州日報社412室
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四川省互聯網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 舉報電話:0818-2379260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51120190013 蜀ICP備13024881號-1 川公網安備 51170202000151號
達州日報社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
北京pk10牛牛计划